第984章番外八百六十三爱你三百六十五天_bob体育直播 第984章番外八百六十三爱你三百六十五天_bob体育直播

bob体育官网网址

《夺王半步》

bob体育直播

紧急情况:blergo.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kubijixs.com

第984章 番外八百六十三 爱你三百六十五天

作者:

陈施豪

最新章节全文阅读txt下载
封神系统之我是纣王你们练武我种田天域丹尊武练巅峰洪荒降临之最强玩家我有无敌复制系统开局十连抽然后无敌超级神宠进化系统诸天之主超级神龙养成系统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夺王半步 小说酷笔记(www.kubijixs.com)”查找最新章节!
    -2-

    这样一直有半年多,我常在半夜里听到她在卫生间干呕,男人轻手轻脚地去厨房倒水,后来他押着她去做了一次全身检查,结果发现卵巢上的肿物,紧接着就住院了,前后不过一周。

    男人坐在手术室外边等她,我靠在他身上打盹儿,满脑子嘈杂的絮语。

    过了不知道多久,他轻轻把我摇醒,让我坐起来,自己去跟从手术室出来的医生说话。

    我揉揉眼睛,看到他的背影虚晃了一下。

    事情并没有因为这次手术变得更好。我不知道他们说的术中快速是什么意思,那一连串专业的词汇里我只听懂几个,卵巢……癌……胃转移……大网膜播散……晚期。

    她只有35岁,一直希望去澳大利亚看一次考拉,摸摸袋鼠的脑袋,我们不富有,所以这愿望一直没有实现。

    她被从手术室推出来的时候还没醒,脸色苍白。她做了近十年的手术,从起初跟着带教老师,到后来战战兢兢地自己动手,再到后来轻车熟路,再到后来,她躺在这里,自己第一次躺在手术台上,我想她一定是紧张的,十指蜷曲僵硬,怎么都不能放平。

    “我该不该告诉她?“男人坐在凳子上,两手插在一起,抵着额头,胳膊肘支在大腿上,低着头,或者抬起头,眼眶变红。

    告诉不告诉,她都会知道。她在医院遍地都是熟人,打探这事情并不难,后来还专程跑去病理科找老师看切片,问东问西。

    对于自己的情况,她远比我们要清楚也要清醒,在男人跟听医生介绍治疗方法疗效和副作用的时候,她已经下定了决心。

    我生长十四年第一次遇见这么残忍的事情,她就那么笑笑的看着我们,筷子无意识的拨弄着碗里一只水晶虾饺,“听听我的意见,我不想治了。”

    那之后所有虾饺在我嘴里都没了味道。-3-

    我们没拧过她,在固执己见这方面她有别样的手段和天赋,从当年坚持未婚先孕生下我这件事上就可见一斑。

    她还有一年的时间,甚至更少,我每天早上醒来赤脚跑到她的房间,看到她在翻书或者还在沉睡,就会很安心,我以前从来没有意识到,我这么需要她,这么害怕她的消失不见。

    男人早起给我做早饭,在电磁炉上熬白粥,照顾她受牵连的可怜的胃,我们一起悄悄地蹲在她床前,在她还没有醒的时候,看她的睡颜。

    她长存的黑眼圈辞职后好了很多,她有白头发,她眼角有皱纹,她皮肤还是很白的,我遗传了她的白皮肤。她说我小时候像个瓷娃娃,有着脂肪丰厚的脸蛋,手里捏一根棒棒糖,受了委屈一般腆着肚子站在墙角,可怜又可爱。

    我吃了饭去上学,男人的工作比较灵活,在家也能做,他整天整天守着她。

    她开始做一件事,她规划自己剩余的人生,这件事让我们心碎,却叫她快活,她终于有了一段时间,放肆的做尽自己想做的事情。

    某天放学我从路过的格子铺带了一株多肉植物给她,小小的,两半,长得像屁股,学名叫生石花。

    她嫌弃地看了半天还是收下了,起了个很没文化的名字叫小白。

    那时候她开始着手做她想做的第一件事,写一部长篇小说。

    这是个大工程,我不知道她能不能写的完,但是每天听着键盘噼里啪啦的声音,好像进行的还蛮顺利的,她把它放在自己的U 盘里,挂在脖子上,谁都不许看。

    我们笑她像个藏着什么的小孩。

    以前看过一篇随笔,说在任何一个小分别前最后一句话,即使你们正在吵架,也要说我爱你,因为你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就会死去。这世界上有太多的灾难我们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我开始睡前跟她道晚安,然后带着忐忑的绝望入睡,在梦里大放悲声。

    男人陪着她去了一趟西藏,我们还是没钱去澳大利亚,这是退而求其次的选择。

    西藏有很蓝很高的天,我看她发回来的照片,戴着大沿帽和墨镜,笑的发自内心的灿烂。在那样干净澄澈的天空底下,突然觉得生命不过是一闪即灭的星光,就那么出现,然后熄灭。

    明明知道生老病死是人间常态,医院还是日日爆满,说别人容易,轮到自己却实在太难,我没法像她那样坦然地接受。

    “当我以为要失去你的时候,才发现在这世界上,我只认识你,只感觉到你,只需要你……“-4-

    我坐在写字台前对着小白发呆,用笔尖敲打日记本空白的一页,我想写下些什么东西,在她离去之后还能让我想起她。

    我想我们朝夕相对的日日夜夜,她总是很忙,晚上下班往沙发上一瘫,对着电视机就睡着了,跟上了年纪的人一个德行。

    她不会做饭,好容易买一包虾回来,最后白水煮煮就上桌了,连调料都不放一粒。

    她喜欢兔子,很少有机会,我们一起出去走走,路过宠物店摆在外面的兔笼子,立刻就挪不动脚步了,鼓起腮帮子朝男人撒娇,“我想要兔子!“

    她三十多了仍像个高中的小女孩,喜欢搜罗新奇的小东西,会在买与不买之间纠结,最后摆在家里的都是全无用处的零碎。

    然而人活在这世界上,并不是一个人的事情。

    那天中午放学,看到端坐在沙发上的外公,我突然觉得不知所措。

    “沛沛放学了?“外婆招呼我。

    老头坐的端端正正的,只斜了我一眼,仿佛看的再多就是一种屈辱,“今天学到东西了吗?“

    我胡乱答应,一头扎进自己的房间,等着男人喊我吃饭。

    外公从小就不喜欢我。

    他是当过兵打过仗的人,骨子里旧派的迂腐保守和大男子主义,并且固执地无药可救。他上战场之前,和外婆订了婚,回来之后发现他未婚妻已经嫁了别人,生生去到人家家里抢回来的。

    当年对上过战场军人的礼遇实在太好,外婆于是改嫁给这个男人,一辈子都没有发表意见的机会。

    他最心爱的小女儿突然有一天休学回家,挺着大肚子,这件事把他气了个半死,指天誓日要把那男的一家告上法庭。

    她曾跟我说起那时候的情景,“我看他的胡子都恨不得翘起来扇我两巴掌,真的是太搞笑了,哈哈!“

    “沛沛,你知道吗?妈妈怀着你那年寒假没敢回家,回去了他肯定得逼着我把你打了。我好不容易才在学校外边找到房子,大冬天的没有暖气,烤一个小电炉,吃饭得走二十多分钟。过年那天别人看春晚,我没有电视,就看着窗户等别人放烟花,你外婆打来电话我差点就哭了。我想,我要是生个女孩子,一定要让她自由地长大。“

    她说这些话的那天是我的12岁生日。在我们老家,一个小孩的12岁是一个格外特殊的日子,通常要请很多人来热热闹闹地过,表示这个孩子以后的日子也会得到很多人帮助,成长地一帆风顺。

    男人接了一个很大单子的预算去了外地,我很快就要上初中,这笔钱自然是有了比没有好,她匀出两天的休假,却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最终没能好好的陪我过完那个生日。

    他们没时间也没精力,只在家里摆了一桌,请了至亲的几个人,结果饭吃到一半,她接了个电话匆匆走了。

    桌上是不喜欢我的外公,和同样不喜欢我的男人的父母,我坐在外婆身边,低头扒饭,眼泪落进碗里,还要等他们都吃完了以后勤快地收拾锅碗瓢盆。

    自己给自己唱生日歌,切蛋糕。

    下午男人打来电话,我抱着听筒嚎啕大哭。-5-

    男人喊我们吃饭,我磨了半天才蹭出去,她给我留了座位在她身边,桌子下面捏了捏我的手。

    外公扫视一圈,对着男人微微点点头,拿起筷子夹了第一筷子菜,我们才开始动起来。

    我生怕他们在饭桌上说起关于她病情的事来,想快快吃完快快离开,太心急反而呛住了。

    外公不咸不淡地插了一句,“饿殍投胎转世来的吗?“

    男人接了杯水给我,我喝了一大口,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借着擦嘴悄悄抹去。

    一顿饭吃的如芒在背。

    好容易吃完了放下碗筷就要走,他又一句,“少年中国少年中国,全天下的少年都像你这样,天下都完蛋了。“

    她终于“啪“的一声把筷子摔在碗上,“爸,你今天究竟是想怎么样!“九桃小说 www.9txs.com

    外公看着她没说话,但我能看出来他在生气,气的要命,气的发抖。

    好半晌,外公把筷子一摔,“你们一个个的!都是我养大的,还连一句话都说不得了!“

    “沛沛是我闺女!轮得到你说吗!况且你那是什么意思,怎么老跟孩子过不去!“

    “你闺女?你闺女怎么送来给我养啊!你怎么没自己养她啊!你还是我闺女呢!你把我当爹了吗!得了病不治在家等死,你想过我跟你妈的感受吗!“

    得,终于还是说到了。

    我的眼泪终于掉下来,站在桌子旁边,哭的声音都发不出来,只是抽噎,眼泪啪啪地断线的珠子似的往下掉。

    这只是一个契机,从她明确表示自己不会接受化疗的那天开始,有一股闷气郁结在胸口,左冲右撞,找不到出口。这是在她生病后第一次,我泣不成声。

    男人牵着我把我带回我自己的房间,门一关,世界顷刻间安静下来,只有我抽泣的声音。

    “沛沛,别哭啦,还有我不是?“他摸摸我的头,“我去看看你妈,收拾收拾睡个午觉,下午还上课呢,听话,别哭了啊。“

    我抽噎着点点头。

    他便再次拍拍我的头,拉开门出去了。

    我把椅子拉出来,钻进写字台下面的空缺里抱着膝盖缩成一团。

    我听见外公怒气冲天,她奋力反驳,这对父女之间的战争一发不可收拾,杯子碗盘碎了一地。

    “治也活不了几年了!我不比你更清楚吗!我不比你更想活着吗!有些事情不值得你知不知道!你就是个偏执狂,自己认定的事非做不可!从来不考虑别的!“

    我听见她歇斯底里的声音带着哭腔,“我这辈子只后悔一件事就是投胎做了你闺女!“-6-

    短暂的静谧之后一声很大的声响,可能是桌子或者椅子翻倒在地的声音。

    “我不管你什么原因给我回去治病!“

    “你够了没够!“这次是外婆的声音,她已经哭了很久,从来都不会也不敢反驳外公的外婆,只声嘶力竭地喊了这一次。

    “她不想治就不治了吧,你凭什么把所有人的所有事情都握在手里!安安静静过一段日子……也挺好的……“

    外婆开始哭泣,她无疑是最心碎的一个。

    外公摔门而去,在这场战争里一败涂地,但是他也只是因为太爱她了而已。

    那天以后,外公再也没来过,外婆反而常来,跟她坐在阳台的地板上晒太阳,给我们做好吃的糖醋里脊,只是头发很快的白了,开始显出龙钟的老态,包括笑纹都不复从前的展豁。

    十一月临近的时候,男人陪着她,两人又出去玩,去了云南,有一个海一样的很大的内陆湖,沙滩上还有椰子树。一路走过去,男人接一个预算赚的五六千花光光了,还又抽了些定期存款。

    云南气候很好,空气也好,一回来北方不适应骤降的温度,她又感冒了。

    这下终于消停了些,她又恢复到敲打键盘的日子里去,我问她写了多少字了,她笑笑,故作神秘不回答。

    十二月初第一场雪簌簌地落下来,她趴在结了霜花的玻璃上哈气,想融开霜花看看雪。

    我还有些小时候的记忆,我坐在她膝盖上,猫蹲在窗台上,玻璃上结了不同花样的美丽霜花,森林一样的,放射状的,云海和日出,各种动物一一辨认。

    天晴以后,男人硬拉着她去做检查。

    那天学校放假,我趴在窗户上目送他们走远,她挽着他,像热恋一样甜蜜。

    她太早生了我,那之后一直敏感而自卑,小心翼翼的敷衍于各种交际场合,没有朋友,也没有爱情。

    男人说他向她求婚的时候,她吓了一跳,想都没想就拒绝了,然后飞快地逃跑。

    即使如此她仍是他的珍宝。小心翼翼地藏在怀里,生怕一个不小心就碎了。

    她那个时候的确是很容易碎,“成天一副立刻要哭出来似的笑脸,看着让人很揪心。“他是这样说的。

    她说,“他是我见过最好的人,沛沛。我一直觉得跟我在一起他很受委屈,结婚的时候我说不会再生小孩了,所以结婚9年来,这件事他半个字都没提过。“

    爱情从来就是很微妙的东西。

    中午他们回来了,买了一堆菜打算吃火锅,男人表情很不好,脸绷的跟钢板似的,一问才知道两人根本没去医院。

    她其实也是个固执的人,在这一点上并不比外公好很多。-9-

    开学后就是无止境的念书,直到班头开始催促我下决定,要不要推荐读书的机会。

    我想了很久最后还是拒绝了,我想留在她身边。

    春天很快就来了,行道树开始发芽,那种似有若无的嫩绿色撩的人心痒痒。一场雨过后,小区后面的一片梨树都开了花,雪白的一片,风景好的不得了。

    千树万树梨花开,可惜味道不怎么好闻,她流连在花树下,摆了好多姿势叫我们拍照片给她。那天她穿了一条青底碎花的长裙,早春的天气还是有点冷的,我们就笑她臭美,要风度不要温度。

    其实那时候她已经开始消瘦了,我还没有发觉。癌症晚期病人的消瘦绝不是好现象,有时候你看着体重计上数字噌噌地往下掉,更多的是一种绝望的心情。

    四月份,从买回来就一直没有动静的小白,突然从中间裂开了,能看到里面晶莹剔透的幼苗,展现出旺盛的生机。

    她凑过去看的很仔细,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开心,“小白要生小小白了!“

    小白生小小白,并不顺利。

    她上网查了好多资料,经管那盆生石花买的时候只花了五块钱。

    不能浇水,多吹风,适量晒太阳,不要用手碰它,防虫防鸟儿。

    后来刚巧遇上一段话连绵的阴雨天气,空气每天都是潮湿的,衣服洗了都干不了,她很担忧地守在巴掌大的花盆边,没事就摇摇扇子人工造风。

    她更瘦了,越来越明显,手腕也变细了,手指的关节渐渐突出来,结婚戒指在无名指上转圈。

    这种变化让我们心碎。

    男人每天变着法地做好吃的,他有时对着锅碗瓢盆发呆,那段时间几乎耗尽了他对做饭一生的热情。

    某天模拟考过后,班头把我叫到办公室,说到成绩我才知道她和男人来过学校,替我争取了那个名额。

    我不知道这件事,这是她为我做的最后一个决定。

    我埋头于书堆时,她的身体每况愈下,睡着的时间也开始变长,小白和小小白失去了照料,在阳台的窗台上自生自灭。

    男人叮嘱我好好读书,说不管发生了什么事都有他在。

    一个心碎的人安慰另一个心碎的人。他看着周遭一切的目光都是破碎的,他比我还要难过。

    五一过后,男人坚持把她送进医院,这次他胜利了,家里只留下我一个人,开着自己房间的一盏小灯,从日落到天亮。

    他按时按点地回来做饭,晚上回来睡觉,一切的工作都不接了,笔记本放在桌子上落了厚厚的灰尘。

    小小白终于长出来,小白却急速枯萎干瘪下去,生石花只有两瓣,新叶要吸收老叶的营养成长,直到完全取代它。这是个不太和时宜的植物。

夺王半步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kubijixs.com/171606.html

夺王半步全文阅读地址:https://www.kubijixs.com/171606/

夺王半步txt下载地址:https://www.kubijixs.com/txt171606.html

夺王半步手机阅读:https://m.kubijixs.com/171606/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984章 番外八百六十三 爱你三百六十五天)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夺王半步》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www.kubijixs.com)

上一章:第983章 番外八百六十二 枫树 夺王半步全文阅读列表 下一章:第985章 番外八百六十四 他的童话
百胜登陆平台吉祥体育手机官网龙8国际手机游戏官网